新闻动态

深圳荔枝在线_2019荔枝大面积减产因素

2019-05-23 2

按照常理,每年4月下旬到5月上旬,荔枝品种妃子笑和桂味,就会先后上市。然而,我省作为荔枝种植大省,今年挂果状况却不理想,荔枝上市的时间出现了延后。从全国来看,近段时间来,各地荔枝主产区都传来减产的消息,市场价格大幅度上升,比如增城荔枝“新网红”——仙进奉就达到300元/公斤以上,高价荔枝频频出现,“荔枝自由”一时成了社会的热点话题。


据省农业科学院研究员向旭介绍,去年全省荔枝总产量是180万吨,今年预计总产量约为80万吨,“小年”已成定局。本文将从植物学的角度,解释荔枝“大小年”的成因,理清该现象发生的生理机制,用科学代替预测。


“大小年”的判断标准


国家荔枝龙眼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、华南农业大学园艺学院院长陈厚彬介绍,“大小年”现象是一种果树各年产量明显地呈现忽高忽低波动的现象,又称隔年结果、周期性结果或歇枝。一般而言,只有在相邻2年果树产量波动幅度超30%,才能称之为有明显的“大小年”特征。


“大小年”往往指一些农作物,尤其是果树,一年多产(称大年)一年少产(称小年)的现象。荔枝产果时,往往有个奇特的现象,即在该年结了很多果子的话,那么,下一年结果量将减少或甚至完全不结果了。人们把这种在“大年”之后发生的现象叫做“小年”。


是不是荔枝在经历了“大年”之后,下一年必然是“小年”呢?一般而言,只有在相邻2年果树产量波动幅度超30%,才能称之为有明显的“大小年”特征。


事实上,“大小年”在不同的果树种类上有着不同的表征,如荔枝、龙眼等木本果树表现明显,而香蕉、菠萝等草本果树受到影响较小。即使是同一种果树不同品种的“大小年”表现也各异,就拿荔枝而言,早中熟和早晚熟的品种受到的作用相差很大,一般是晚熟品种受到的影响比早、中熟品种大。


开花率低的“真凶”是谁?


“小年”主要是由荔枝树开花率低而引起的,从植物学视角来看,荔枝树结果的多少,主要由花芽的多少和开花、落果的情况决定。如果荔枝树形成的花芽多,开花的数量多,将为丰产奠定基础;相反,如果头年果树形成的花芽很少,那么第2年结果就少。

通常来看,可以从荔枝生长的3个阶段来分析:枝梢生长阶段、低温诱导阶段和开花坐果阶段。


在当年荔枝结果后,从7月下旬至10月的秋季开始,树体枝梢逐渐抽出成长,短的只需30天,长的约90天以上,秋梢也是来年重要的结果母枝;在10~12月期间,荔枝树体进入“冬眠”,叶子逐渐转绿,为来年的开花贮备营养;从来年1月份起,荔枝树长出花穗,到3月中旬至4月上旬正式进入花期,中早熟品种一般在5月结果,中晚熟品种在6至7月成熟。


“荔枝‘小年’最主要是由荔枝树开花率低而引起的。”陈厚彬说,近年来荔枝树开花不结果的情况越来越少,所以在荔枝树开花数量不够的情况下,导致了结果不足。影响开花多少的原因是什么呢?过去对这一现象的解释是果实的生长发育消耗了很多养分,以致不能有足够的养分供花芽形成之用。一般认为,这是果树生理积累差异所致。在“大年”里,荔枝结果多,大部分营养物质首先供给正在生长发育的果实,而果树枝条得不到充足的营养,也就影响了花芽的生发,决定了第2年的开花数量不多。但随着对内源激素认识的深化,有观点认为,正在发育的种子会产生激素,主要是赤霉素,抑制花芽的孕育,降低果树的开花率,导致“小年”的诞生。如有科学实验证明,某些无子苹果品种可不发生这种抑制作用;苹果结了果的短果枝,一般当年(大年)不能形成花芽,但用赤霉素的一种对抗物质“阿拉”处理后,却能形成花芽,在下一年继续丰产。


无论是营养消耗过大,还是发育的种子产生赤霉素,对荔枝而言,造成“大小年”的一个直接原因是花芽的形成受到了抑制,导致树体开花率低产量不佳。但随着现代农业种植技术的进步,目前已经可以通过肥水管理、梢控管理培养健壮充实的结果母枝,促进花芽分化。


暖冬阴雨让“小年”成定局


荔枝生长的气候条件十分苛刻。一般而言,在冬季需要有10℃以下的低温180小时以上,才能积累足够营养保证有正常的开花率,而雨水过多也会让枝梢消耗能量减少花芽分化。


“大小年”还与荔枝树生长环境有关。如若花期气象条件不利,冬季低温或高温、春季晚霜导致花芽分化不足;幼果生长期的低温或高温、干旱、涝害、病虫害等引起大量落果或落叶,都可使一定地区内当年的果树生产成为“小年”。反之,如某一年份的气象条件特别有利于花芽形成和次年春季坐果,也可形成“大年”。


“荔枝生长的气候条件十分苛刻。”“暖冬”“湿冬”对荔枝是不喜欢的。一般而言,在冬季需要有10℃以下的低温180小时以上,才能积累足够营养保证有正常的开花率,而雨水过多也会让枝梢消耗能量减少花芽分化。


去年冬季气温偏高是今年荔枝“小年”形成的主要因素:从去年11月到今年2月,广东平均气温15.9℃,较常年偏高1.7℃。气温偏高不利于树体转入“休眠”状态,使荔枝树不能很好地积累养分进行花芽分化。此外,湿度偏大和日照时数偏少对中晚熟品种花芽分化也有影响。今年3至4月,广东出现多次大面积、持续性强降水过程,阴雨天气不利于荔枝开花授粉,并且造成荔枝树有落花的情况出现,直接影响荔枝的产量。


在陈厚彬看来,去年荔枝“大年”之后,更应加强对果树的肥水管理,保持好树势,利用物理环播和化学激素,调节树体养分的分配和积累,促进进入冬季“休眠”。与此同时,应该改变以往小农户种植荔枝的生产模式,联合抱团采用统一的技术规范和标准,合力织好“小年”保护网。